他是北宋刚正不阿的名相,颇有政绩,一句诗注

沐鸣新闻 admin 浏览

小编:

在古代地方官的权力并不是很大,可却是最能体现为官者的政绩和口碑的。譬如潮州之于韩愈、黄州之于

在古代地方官的权力并不是很大,可却是最能体现为官者的政绩和口碑的。譬如潮州之于韩愈、黄州之于苏轼、淳安之于海瑞等,任职地方官时,在实干中造福一方百姓。这些人的名字在当时是传之朝野,更重要的是能为当地后世子孙所纪念。

北宋初期,有这样一位刚正不阿的宰相,当朝皇帝赞誉为身边的在世魏征。既有魏征名,其不畏强权、敢于直谏更颇似魏征。他就是被戏说称之为的“寇老西儿”、宋初名相寇准。寇准无论在正史还是戏剧作品,给人们的印象是豪放不羁且正直。他十九岁就考进中士,少年时曾留下过“只有天在上,更无山与齐。举头红日近,回首白云低”的名诗。

寇准洒脱不拘泥,在气度不凡之下,诗文作品却有细腻、清丽的风格。“江南春尽离肠断,蘋满汀洲人未归”、“晓带轻烟间杏花,晚凝深翠拂平沙”等等名句都出自于他笔下。都说诗词是诗人常用来寄托的载体,宋诗讲究人文情感,似乎有种人文相结合的意思。人文趋于平淡,可平淡之意却又最能表达内心情感。寇准年轻时写过一首“到海只十里,过山应万重”的诗句,而这一句却也成为他最终的命运。

寇准主要生活在宋太宗、真宗时期,在太宗时期寇准就已经为当朝副相。一天上朝,犯颜直谏的寇准奏事说到一半便惹得太宗皇帝不悦,太宗生气之下准备离开了大殿,没曾想寇准上前扯住了太宗的衣角,让皇帝重新落座,这才把话说完。事后太宗回想此事,觉着寇准颇有魏征之风,也为寇准留下了当朝在世魏征之名。

太宗之后便是襄王继承大统,也就是北宋的第三位皇帝宋真宗。太宗毕竟是跟随赵匡胤经历过战场的,真宗不同,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的他性格儒弱,缺少实干者的勇气和决心。可真宗并不昏庸,其勤政、清明治国之下,出现了宋朝的第一个经济繁荣时代,史称“咸平之治”。真宗皇帝除此政治作为之外,还有一件大事件,那就是在听从寇准御驾亲征。

宋真宗时期寇准拜相执政,可正此时辽国南侵,直逼澶州。整个朝野处在惊恐之下,大部分人提倡主守,更有人主张迁都以躲避入侵。寇准自是力排众议,坚持以主战,并要求真宗皇帝御驾亲征。在寇准的直谏厉声下,宋真宗率军抵达澶州以抗辽军。这皇帝亲临前线,顿时是士气大振,在此战役中为宋朝开了个好局。最终的结果还是真宗过于儒弱,希望求和止战,虽说换来了暂时的太平,却也是签下了屈辱的“澶渊之盟”

不过这次幸亏寇准的犯颜直谏,暂时保住了当时的北方时局,后人也常说当年若无寇准,天下已分南北了。寇准之名是威震天下,正直更是朝野皆知,可同样会得罪不少人。就如苏轼一样,直言不讳的性格导致自己仕途不顺,迎着而来的是一贬再贬。

自从真宗皇帝御驾亲征之后,对寇准的态度有些冷淡了,加上佞臣小人的挑拨离间,君臣关系更加疏远了。真宗后期任用奸臣丁谓,丁谓有意为相,想到自己名望不够,于是想到了此时罢相被贬谪在陕州的寇准。寇准与丁谓也算是好友,可丁谓一直想借寇准上位,常时不时的巴结寇准。大家都知道,寇准耿直,岂能为奸臣所利用。丁谓屡吃闭门羹,于是在联手当时掌权的刘皇后,将寇准再次赶出了朝堂,将其贬到了远离京城千里的岭南地带。

古代犯罪的文官武将是一贬在南一贬北,文官基本上是贬谪南方,特别是被贬在岭南一带。据统计,唐宋被贬岭南官员达600人次,这些人当中诞生了不少数的文学家、诗人。当然,也有很多官员最终归土于此,寇准便是其中之一。

六十余岁的寇老西儿被贬为雷州司户参军,相当于现在民政部管理户籍的。雷州与海南相望,海南就是后来苏轼被贬的儋州,这里基本上算是中国大陆很偏南的地方了,自然环境恶劣,生活条件艰苦。好在寇准素来深受百姓仰慕,雷州当地居民为他提供比较好的居住环境。

一年后,寇准在病故在他读书写诗的竹榻之上。回想寇准一生的光彩,为言官,他不畏强权,为后世树立一个刚正不阿的谏官形象;为相者治理朝局,抵御外敌出谋划策;最后为地方官,传承文化,开发雷州文明。

当然,最后他那句“到海只十里,过山应万重”,应了自己最后的命运,让人不知不觉感叹到寇老最后归土他乡的无奈。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scarpeshogan.com/mumingxinwen/2019/0602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